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大选结束后,美国人的焦虑指数达到了 10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今年,美国人民的压力指数达到了 10 年以来的最高值。
APA (美国精神医学学会)针对美国人的精神压力做了一项调查,发现在过去 10 年的时间里,压力产生的主要原因是金钱、工作以及经济环境。




这些因素的变化主导着国民情绪。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忧心他们的巨额大学贷款,年纪更大一点的人则关心他们的退休待遇,所有人都对未来的经济前景怀有忧虑。研究表明,收入低于 5 万美元的群体焦虑水平普遍要高于那些收入高于这个数字的人群。

过去十年里,心理学家发现美国人生活的压力在不断上升,最近让人们压力倍增的事情是美国大选。

APA 在去年 8 月发放的一份加入了和大选相关选项的问卷中,得出的结论发现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对投票的结果感到焦虑。

上个月,在特朗普正式上任以前, APA 额外做了一次和国民精神状态有关的调查。结果显示“ 2017 年,美国人的压力达到了自 2007 以来的最高值。” 这份报告的样本来自于 1019 名生活在美国的居民,基于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代表美国精神医学会近期所做的民调。

具体的数据显示美国人的压力状况在今年 1 月明显高于去年 8 月。其中大选是主要原因,一部分人认为在大选结束之后压力情况将会得到改善。APA 的项目负责人 Vaile Wright 认为不确定的政治局势是让人们产生压力的主要来源。


三分之二的调查者认为他们担忧国家的未来,这部分群体中 76% 是民主党人士, 59% 的共和党人也有类似的情绪。Wright 认为这个调查结果不能简单的归结为一方胜选而另一方失败了,人们对一些东西的担忧超越了阵营的对垒。

从不同的年龄阶段来看,美国千禧一代的压力水平要高过他们的父母辈以及爷爷奶奶辈, 这些千禧一代的人普遍更加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



            
除了年龄之外,压力水平还与居住地区以及受教育程度有关。住在城市地区的人比住在乡下的人压力更大。同时,高中以上学历的人群压力高于学历更低的人群,这个结果有点让人意外,因为毕竟前者能够获得的工作机会更多一些。



            
对个人安全感的忧虑,不同族群的人都在上涨。34 % 的人对于个人安全感到担忧,也刷新了 2008 年以来的最高。



     
其中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对恐怖主义怀有担忧之情。其中还有将近一半的调查者对于少数族群可能遭受的警察暴力表示忧虑,这个数值在近半年内也有明显的上涨趋势。

您可能感兴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